HOW YOU DO IS AS IMPORTANT AS WHAT YOU DO—— SHAW

一顾倾城

一九三七年初秋,上海。
天气刚刚转凉,上海却仿佛被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,昏沉不见天日。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,眉间都挤着一丝焦虑。顾清明坐在荣顺馆二楼的窗边,听着旁边桌上的人低声絮絮叨叨地说着前些日子,火车站被鬼子轰炸了,死了好些人,还有什么京津陷落得那么快,上海不知能不能挺住。他眉头深锁,低头抿了一口手中的茶,手里的报纸刚刚好遮住他好看的眉眼。
忽的,楼梯上登登登传来一阵嘈杂,在这饭店低沉的氛围中格外明显。顾清明一抬头,便对上了一双透着机灵的眼睛。那双眼睛在二楼巡视了一圈,便盯住了窗边的顾清明。眼睛的主人还没来得及喘上口气,便大步向着他走了过去。顾清明放下手中的报纸,皱着眉看着在自己对面坐下来直喘气,还毫不客气给自己倒茶喝解渴的人。
“喂,这桌有人了。”
那个人毫不在意的用力点点头,吞下了茶杯里的最后一口水,才呼了口气,看着顾清明。
“我知道。”
顾清明嘴角扯出一丝冷笑。
“看你身上穿的衣服,可以让一个四口之家吃三个月了,还来抢我的茶水喝,有没有廉耻之心?”
那人嘿嘿一笑,露出一颗虎牙。
“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”帮我?我看起来需要帮助吗?“他挑挑眉不耐烦地说道。
对面的人伸手又想倒茶喝,顾清明却抬手按住了茶壶,眼睛盯着他,大有赶人的意思。他撇撇嘴,继续道:
”当然咯,你想去当丘八嘛,好好的公子哥不当,非要去送死。”
顾清明听了一愣,下意识接道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那个人见自己说对了,开心地一笑,又伸手去拿茶壶,这次顾清明没有阻拦。
“还没自我介绍呢,我叫明台。”
顾清明点点头,说:“顾绍桓。”
明台看了他一会,直到他一脸莫名地看着自己,才带着笑意说道:“你没听说过我啊,看来你不是上海人。”
顾清明皱皱眉,心想这是花花公子还是混世魔王,上海人都要认识他,嘴里却说:“你还没说你是怎么知道的,你以前见过我?”
明台微微一笑,说:“那倒没有,只是见你手上是德国表,这种表全国恐怕都没得卖,加上你手上用枪磨出来的茧,德国军校?”
顾清明下意识地点点头,见他不继续,才说:“就这样?表有可能是我的朋友送给我的啊。”
明台摇摇头,“看你那满脸苦大仇深,一点都不温柔的样子,谁会那么罗曼蒂克地送你表啊。“他眼睛一转,又说”诶,我说的对不对,你没有女朋友吧?“
顾清明瞪了他一眼,他鼓鼓嘴,才说:”其实,我看到了你腰上的勃朗宁,才确定的啊。“ 
顾清明心里一沉,没想到自己的枪暴露的那么明显。
”一看你身上的衣服,就知道你出身不凡,谁家的公子愿意往前线送啊,所以啊,你现在一定很郁闷,不知道怎么说服家里。“明台说完,洋洋得意地看着他。
顾清明低下头,露出一分无奈的样子。
”你帮我一个忙,我就帮你,怎么样?“
”什么忙?“顾清明急道,刚问完,楼下街边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,明台一听脸就白了,忽的站起来,绕着顾清明急道:
”完了完了,阿诚哥来了,被他抓住大哥非打死我不行。”说着,他一把抓起旁边顾清明的外套,囫囵地套在他身上。
“快走快走,我知道楼下的车是你的,你把我藏起来,我就帮你。”边说边推他下楼梯。
顾清明被他推着踉跄着往前走,本来想问他怎么知道楼下的车是自己的,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让这个人有显摆的机会了。
明台刚钻进车里,刚才在街边的一行人就走到了荣顺馆的门口。领头的人吩咐其他人上去找”小少爷“,他自己却瞟着站在车边,还没来得及进去的顾清明。
顾清明的眼神和他对了一秒钟,不自然地清咳了一声,准备上车。
这时刚刚上楼的那些人已经又风风火火地跑了下来,说没找到小少爷。
车刚刚发动,就听明诚大喊一声:“把车拦下来!”,随即几个人马上跑过去将车围了起来。
顾清明向后看了一眼躲在车座下的麻烦精,他此时正闭上眼睛吞着口水,一点没有刚才趾高气扬的样子。他叹口气,走下了车。
”你要干什么?“
明诚微微一笑,说道:”这位先生,我们家少爷顽皮,给你添麻烦了,我这就把他带走。“说着,便去拉车门。一只手却拦住了他。明诚顺着那只手看向了面带笑意的顾清明。
”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,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,要去机场,你最好现在马上让我走,不然有什么后果,你承担不了。“
明诚不卑不亢地说道:”有什么后果,我倒是不知道,只是明家的少爷丢了,这个后果,我知道。“
”哦?”顾清明微微一笑,“那拦住顾家的车,耽误了我回重庆的时间,你来打电话给家父解释如何?”
明台躲在车里,吃惊的轻声念道:“重庆的顾家?”
明诚一听,也是微微一愣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顾清明接着说:“我向来不喜欢和陌生人来往,你说的什么少爷,我也没见过,我这便要走了,你放不放行?”
明诚走到车边,向车里扫了两眼,叹了口气,大声对顾清明说道:“明家大小姐今天上午回来了。说晚上举办家宴,谁都不能少。”
顾清明知道他是说给车里的人听的,微微一笑,说道,“既然这样,那您还是快回去准备才好,后会有期。”说完就钻进了车里,其他人看着明诚,不知怎么办。
“放行!”

半小时后。
顾清明没有说谎,他确实要赶飞往重庆的飞机,车子停在机场旁,他却靠在车上,看着旁边傻笑的明台。
“大姐回来了,我不用挨打了。”说完又是一阵傻笑。
顾清明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,向明台示意,明台的头像拨浪鼓一般摇。他自己点了一支烟,说道:
“说吧,为什么要躲他们。”
明台撇撇嘴,一副委屈的样子:“他们要我去香港读书,我不想去,溜了出来。”
顾清明忍俊不禁,就这样,他还以为自己偷渡了一个重犯,结果只是个小屁孩闹脾气。
“我帮了你,现在到你了,说,我怎么才能去前线。”
明台心虚地往后退了半步,结巴道:“你你你,你就和你家里死缠烂打,总会成功的。”
顾清明一听,一下子把手里的烟摔到地上,指着他怒道:“你耍我!”
明台吓了一跳,急忙抓住他指着自己的手:“我是骗了你,但,但我也是事出无奈啊,我们要是有一天能再见面,有什么忙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然后又低头小声嘀咕“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是重庆顾家的啊,我还以为我们家能给你解决了呢。”
顾清明哼了一声,然后有些不自然地抽出自己的手。
明台看着突然空了的双手,也掩饰般地抿抿嘴。
“算了,懒得和你说,我要去重庆了,你们家既然有能力送你去香港,你就不要闹了,现在局势这么乱,安全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“你倒是和你自己说啊”明台又念叨。
顾清明伸手作势打他,他伸手护住头,痛感却迟迟没有传来。
“我走了。”顾清明叹口气说道。
“噢。”明台闷闷不乐地说。
顾清明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大孩子,心里忽然一软,鬼使神差地解下了手表,递给明台:”你说这块表全国也没得卖,我现在把它卖给你。“
明台不安地搓着衣服,说:”我出来的急,没带钱。”
“我不要你的钱,我要你答应我去香港。”
明台撇撇嘴,面上不甘,手却接过了那块表。
顾清明知道他答应了,微笑着点点头,顺手拍了拍他的肩,说:”那我走了。”
“噢——”他拖着长音说道,看着他转身一步步走远,他忽然大声向他的背影喊道:“这块表我会好好保存的!下次见面,我再回礼!”
顾清明没转身,只是摆了摆手示意,心想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再见了吧。
明台却看着他的背影,咬着唇若有所思。
他们二人都不知道,两个人以如此单纯的身份初次相见,日后却深深地纠葛在彼此的人生中。也许有一天二人想起这段往事,也会淡淡一笑,缅怀这段再也回不去的日子。

评论(12)
热度(66)
  1. 世界最佳基友SOPHISTICATED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SOPHISTICATED | Powered by LOFTER